网站首页 频道介绍 来稿须知 在线投稿 读者留言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opic:话题

苏梅印象

束沛德
新世纪的前10年,我不时从《幼儿故事大王》《童话王国》《幼儿智力世界》等刊物上读到苏梅的童话作品,其中,童话《恐龙妈妈藏蛋》《红红的柿子树》《再见,大头蟋蟀》《香香国来了臭妖怪》等令我印象深刻。我从她的童话里感受到一缕灵秀之气,觉得她是个有潜力、有发展前途的儿童文学新人。

  至今,我的眼前还浮现着小猪阿罗种下的那棵柿子树,挂满了像一盏盏红灯笼似的大柿子,邀来了小老鼠、刺猬、小猫、小狗、兔子、小鸟做客,一起品尝又红又甜的大柿子,阿罗终于有了众多的好朋友。作品传递的友谊、分享劳动的喜悦,像山涧清澈的泉水流淌进孩子的心田。我也没有忘记,忠于友谊的小紫花,为了再次见到曾为拯救自己“两肋插刀”而受了伤的大头蟋蟀,不惜让小蜂鸟咬断自己的花茎,躺到大蟋蟀的洞口,等候冬眠的大头蟋蟀醒来。这则童话故事透出的见义勇为、忠贞不渝的美好情愫,怎能不让小孩子怦然心动呢?!苏梅深谙文学的特征和功能,她在艺术效果的追求上,总是着力在“感动”、“审美愉悦”上下工夫。

  近些年,苏梅在创作上更加活跃了,创作的路子更宽,作品的数量、质量也都有所上升,已逐渐成为我国低幼文学队伍里的中坚力量,在儿童文学界、出版界已小有名气。2010、2011年度童话选中,都有她的作品入选。中篇童话《乔爷爷的神奇拐杖》获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她的系列主题童话作品,如数学童话、科学童话、礼仪童话等已先后问世。三套原创图画书共84册也将陆续推出。面对她创作上这些可喜的收获与进展,我强烈地感受到,苏梅在创作上已步入快车道。

  在不长的时间里,苏梅取得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好成绩,这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她注意发扬自己的优势,辛勤耕耘,力求在创作上更上一层楼的结果。

  首先,她对儿童文学情有独钟。一心扑在幼儿教育、低幼文学上。苏梅有着丰厚的生活底蕴,13年幼儿园老师的职业生涯,对她来说,是一口可以不断开掘、深挖的井,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泉源。同时,苏梅始终保持着与当代孩子的紧密联系。经常积极参加读书推广活动,使她对当今孩子的阅读心理、欣赏习惯、审美情趣了如指掌。

  其次,她还勤于学习,善于借鉴。在编选《花木马亲子故事屋》的过程中,苏梅广泛阅读名家力作,选精拔萃。开讲座、办培训班、解读中外名著、推荐阅读书目,使她大大开阔了眼界,从中外经典名著中汲取艺术营养,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艺术表现力。与此同时,她又写又编又投身阅读推广,在创作、工作实践中学习、提高。在文学体裁、样式、表现手法上,不墨守成规,勇于作多方面、多样化的尝试。

  正因为苏梅在上述几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和长处,因此,她在创作上有了长足的进步。读她这本题为《红红的柿子树》的短篇童话集,我真切地感受到,苏梅的童话创作逐渐形成自己的鲜明特色:善于编织情趣盎然的故事,寓道德、品质、情操的熏陶、熔铸于生动的故事情节和优美的童话意境中;植根于现实生活土壤,张开想象的翅膀,自由翱翔于蓝天、白云、红花、绿草、鸟兽虫鱼之间;着力刻画童话形象,笔下的花、鸟、人、物有感情、有个性,神奇精灵,栩栩如生;采用亲切、温馨、快乐的暖色调,把爱、善、美、智、仁、勇潜移默化地渗入孩子心灵深处;讲究浅语艺术,语言文字力求清新、简洁、浅显,读起来朗朗上口。当然,苏梅在上述诸多方面并不是完全的成熟和完美,但至少可以看到她在艺术追求上,是朝着这个方向、目标登攀的。

 

原载:《文艺报》2012年09月10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