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频道介绍 来稿须知 在线投稿 读者留言 联系我们

从容于善怀的书写——关于冯小涓散文的一种解读

冯源
   冯小涓作为一名长期在由中外哲学、文化、宗教、文学等优秀著述所铸造的丰富精神世界里接受多重熏陶和反复精心研习的作家,她在新世纪初的当代散文创作领地的首度亮相——出版文集《倔犟之眼》,便以两种截然相异的审美精神表达——对真、善、美的极力赞美与对假、丑、恶的尖锐批判——给我们以非常强烈的情感冲击和审美感受。一打开她在这本文集中所创造的审美世界,人们便能够在《生命的依托》、《瞬间永恒》、《幺爹》、《静穆的力度》、《质朴的生长》 等一系列散文里触摸到她那充满善良情怀的灵魂。在这些散文篇什里,她以博爱的目光、善美的情怀、正直的灵魂深切关注那些处于现实社会生活底层或自然世界中的芸芸众生——或是在严酷的大自然背景下极力发现人的生命存在与向上的内在动力,或是在苍凉贫瘠的厚土与灯红酒绿的都市的鲜明比照中寻觅人们代代相继的情感支撑和精神底力,或者是以对大地深处那些高大、伟岸的自然生命物像书写来透视人的善美灵魂,抑或是深层次地考量大千世界里各种生命如何以对真实、善良、美丽本质的认同来规整自身的人生言行。与之相应的是作家对历史进程和现实社会中的种种弊端——病态畸形、阴谋权术、丑恶罪行等进行针锋相对的尖锐批判,散文《中国需要人道主义》、《封建社会与主子文化》、《作家的宗教精神》、《存在与死亡》、《恒定的尺度》、《坚执》等便是其中的代表。在这些散文里,她以一种已成精神常态的傲然挺立人生和俊朗健硕精神独立于世俗社会之上,以神性贯通的魅力和崇高自觉的灵魂整合着俗世社会中的自己,由此抵达对庸俗、丑陋、畸形、怪诞的深刻背离,进而对它们予以深刻的批判、尖锐的讽刺、辛辣的嘲弄。因而在她的笔下,历史上的封建思想的毒痈、主子文化的病疫、反人道的罪行,现实社会中的畸形变态、虚假伪善、丑陋罪恶,都成为口诛笔伐、痛加鞭挞的对象。正是因为她在散文集《倔犟之眼》中所具有的这两种截然相异的审美精神表达,使人们能够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作家所富有的善良情怀及其进行文学书写的意义与价值: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善怀者,一方面应当永远保有一颗思想正直、精神健硕的富于社会良知的心,以坚定地捍卫人性善良的尊严和人文精神的价值,另一方面则必须自始至终同历史进程与社会现实中的丑恶、虚伪、阴谋、罪恶保持对抗状态,也只有如此,我们人类社会才能在充满善怀、正直、向上的精神时空中稳步前行。因而作家在 《倔犟之眼》中所显示的赞美精神与批判态度,既是从美学角度对善良情怀、人文精神的另一种释放和最为有力的确证,又是一个人道精神坚守者拨弄那些失道者以令他们彻底醒悟的重要手段,更是一个文学精神圣殿的建造者对民族必须完成的美学使命和历史责任。
  从天而降的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不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改变了中国人的日常情感与关注焦点,也改变了冯小涓散文创作的审美视野,她迅速地将一以贯之的善怀书写聚焦于那些深陷特大自然灾难中的生命,陆续发表了一系列描写汶川大地震的散文,出版了长篇纪实散文《北川无语》。在这些散文里,她以一个亲历亲见者与作家的双重身份深入到灾难现场的腹地,或以特写与素描的结合方式,或以局部、全景的表达方式,极写灾难现场中一个个令人痛彻心扉的景象、事件、场面、细节,特别是人在灾难中所经受的生命消失、身心重创、悲惨无助以及他们又是如何挺起沉痛的身躯同灾难进行生死搏斗的。在她的这些描写汶川大地震灾难的系列性散文中,《铁皮,在风中悲吟》当是其中最优秀也最具代表意义的。
  从冯小涓的散文创作中我们不难看出,从容于善怀的书写,不仅仅是她文学创作的一个基本点,也必将成为她整个写作生命历程中绝不会放弃的一种高尚品质。
原载:《文学报》2012年10月25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