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频道介绍 来稿须知 在线投稿 读者留言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研究

2012中国儿童文学的10个关键词

李墨波
 毫无疑问,儿童文学正在经历她最好的时代,自身能量的积聚、市场机制的助力以及受众需求的扩大持续将她推向一个上行曲线的峰值。2012年的儿童文学依然乘风破浪,高歌猛进,走过沸腾喧闹的一年。空前繁荣的童书市场、节节攀升的各项数据,以无可置疑的事实诉说着她的荣光,但光芒背后的瑕疵和暗影、飞速前行中的忽略和牺牲,如钱币的另一面相伴相生,正在发生的新生和衰亡一同书写着儿童文学史重要的一页。年关岁末,尘埃落定,回望一年,一些词语逐渐浮出水面,成为一张大网的结点,意图打捞2012年儿童文学的全貌和真相。

  本文尝试对一些我们持续关注的热象逐一盘点,但是身处儿童文学沸腾的现场,这样的盘点难免挂一漏万,远远不能顾及到儿童文学的各个层面,所以与其说是全貌的总结,不如说是管中窥豹,绽露儿童文学绚烂的一角,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她的成长,分享她的喜悦!

  网游文学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2012年1月出版的“植物大战僵尸”系列,可视为儿童文学进军网游的标志性产品。这套丛书邀请金波、高洪波、白冰、葛冰、刘丙钧5位儿童文学作家以游戏中的植物、僵尸和场景为素材编创童话故事,一经推出,大受欢迎,发行高达500万册,充分显示了儿童文学同网络游戏结合所产生的强大推力。

  儿童网络游戏的火爆奠定了其广大的受众基础,强大的网络引力与潜在的市场需求催生出儿童文学的新品种——网游文学。近几年来,儿童网游文学发展迅猛,从最初的游戏攻略辅助读物到现在的名家介入网游文学创作,儿童网游文学图书创作渐呈沸腾之势。在今年的儿童图书销售市场,少儿类榜单三分之一的席位已被这种与网络联姻的新型童书出版物占据,儿童网游文学俨然已经成为一匹“黑马”,更成为儿童文学阅读的又一“时尚”。

  网游文学“植物大战僵尸”的成功,充分证明这样的探索值得肯定。网络和文学在联姻中实现双赢:儿童文学用真善美去提升网络游戏,消解游戏可能携带的消极意义,消弭网络游戏与文本阅读的边界,使儿童文本阅读焕发出新的生机;而儿童文学则凭借网络游戏的巨大受众去拓展图书市场,为儿童图书的出版创造机会,同时,网络游戏本身的特质也促使儿童文学创作真正关注儿童,提升“游戏性”与“趣味性”,逐渐实现与儿童接受心理同步。

  幻想文学

  2012年,幻想文学成为儿童文学界的一大亮点,各出版社相继推出幻想文学作品,中青年作家纷纷涉足幻想文学创作,幻想文学在读者中备受青睐,一股幻想文学的热潮悄然兴起。星河的《枪杀宁静的黑客》、翌平的《燃烧的星球》、晏菁的《我是你的守护星》等优秀的幻想文学作品纷纷推出,宣告着儿童文学“幻想年”的到来。

  幻想文学在中国的文学版图中一直处于边缘,但伴随着青少年巨大阅读市场的形成,幻想文学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作为一个独特的文学类型,它被人们关注,被大众熟知,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创作高峰。幻想文学正越来越受到重视和认可,以一种旺盛的发展趋势引起主流文化界以及出版机构的关注和开发。

  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三体”系列三部曲是当下科幻文学表现最突出的作品。这部以星际文明对立共存为主题的小说三部曲,目前总销量已超过40万册,网络书店一度脱销,成为科幻出版界的一颗耀眼的明星。在“三体热”的带动下,韩松、飞氘等国内知名科幻作者的作品备受市场青睐,都陆续推出了单行本。幻想文学正从小众文学走进大众的视野,受众也从儿童扩展到成人。当代中国正在见证渐渐走热的幻想文学潮。

  慢写作

  在娱乐至上、消费主义的文化语境下,儿童文学的文学性面临被遮蔽和异化的危险,大家都追求畅销,已经很难沉下心来对手中的作品精雕细琢。不少年轻作家缺乏积累,创作浮躁,在一部作品获得成功后便开始自我复制,重数量不重质量,创作充满功利性。而一些作家为追求市场效应,盲目跟风,没有坚守,导致风格雷同,创作同质化。面对这些儿童文学存在的问题,近来很多专家学者提倡一种慢写作,希望儿童文学作家能杜绝空泛、肤浅的创作心态,从浮躁的创作环境中冷静下来、慢下来。

  这种慢写作所提倡的“慢”是一种反思和自律,也是一种坚守和回归。儿童文学应该从当前只求占领市场向打造少年儿童的精神高地的艺术本源回归,不断提升自身的艺术品质,坚守人文情怀,少些商业化的味道,多些文学性的追求。儿童文学作家应该更好地担负起灵魂工程师的神圣使命,在娱乐化的氛围中克服浮躁心态,在市场和文学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在多种媒体并存、文化消费多元化的现状下增强作品的艺术魅力,实现艺术的不断创新,克服同质化倾向。儿童文学作家应该沉下心来,体验人生,关注儿童,传递真善美,暂时放慢疾驰的笔,不要飞快地写,而要朝向经典写作。

  跨界

  今年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作家纷纷“转型”,尝试跨领域写作,比如擅长写现实题材作品的毕淑敏改写科幻小说,创作出《花冠病毒》;比如蒋子丹热衷网络写作,写出了她的网络小说《囚界无边》;而张炜更是试航儿童文学之域,推出他的儿童文学新作《半岛哈里哈气》。

  这部共5册的儿童文学系列并不是张炜的心血来潮,在他看来,童心和诗心是文学的核心,所以写儿童文学并不算转型,而是更加向着中心靠近。离开了纯真的童心,文学写作就失去了探究人性的最大自由和淳朴。可以说张炜的跨界写作,并没有偏离他文学表达的重心,而是同他的文学追求一脉相承。

  “半岛哈里哈气”系列不仅葆有儿童文学活泼轻松的特点,注入了张炜特有的童真、童心、童趣,而且承袭了他成人小说浓厚的传奇性、浓郁的民间文化色彩、充满哲理和诗意的叙事以及敢于直面现实、坚守人文关怀的艺术品质。作家跨界转战不同的创作领域,在文学史上并不是一件新鲜事,这样的转换,所带来的改变近于复杂的化学反应。作家既往的创作习惯、审美品格、叙事技巧等在经历跨界的刺激和变异后,更加自由和富有活力,新旧两种经验形成良性的提升。这样的“跨界”不仅提升了相关文学的审美品质,更打破“陈规”,呈现出多样化的艺术风格。

  经典化

  2012年,出版儿童文学经典作品成为很多出版社的选择,童书出版呈现“经典化”趋势。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了《林格伦作品全集》(14册)。接力出版社计划推出畅销了40多年的经典童书“巴巴爸爸新故事” 系列。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计划推出“金麦田少儿国际获奖丛书”, 包括国际安徒生奖、美国普利策文学奖、英国水磨石童书奖、纽伯瑞儿童文学奖等国际知名奖项获奖作品。成立了30多年的专业翻译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今年也厚积薄发,推出以独家代理的品牌童书《夏洛的网》为核心理念的系列童书“夏洛书屋”。而国内原创童书在接受市场检验的同时,一批知名作家、经典系列作品打下了较为坚实的读者基础,因此成为畅销榜上的常客,逐渐树立自己的品牌,向经典化迈进。

  随着素质教育的推广和读者阅读水平的提高,少年儿童的阅读已逐渐摆脱功利化的目的,阅读视野也更加开阔,从简单的功能型阅读、教化式阅读逐渐转向快乐阅读、个性阅读。现如今图书市场上童书种类繁多,琳琅满目,相对于质量低下的垃圾快餐,经典作品更容易进入他们的视野。

  近年来童书市场上“通俗化”写作大行其道,但其中充斥着大量乏味冗长的低质作品,精品微乎其微。我国儿童文学内容同质化、跟风出版现象严重,原创动力不足等问题日益凸显。儿童文学大家少之又少,缺少原创的本土化经典作品,很多专家学者呼吁,面对快速变化的儿童图书市场,儿童文学作家要能够沉下心来,坚持一种朝向经典化的写作,努力为少年儿童创作出更多的精品力作。

  数字化

  如今数字化的大潮席卷全球,身处于剧烈变革的新传媒时代,我国儿童文学界也将面临数字阅读与出版的挑战。数字出版步步紧逼,出版业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革,整个传统出版行业正在向数字出版全面转型,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及媒体终端的普及,也为少儿数字出版产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中国版协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全国少儿社社长年会将2012年确定为“中国少儿数字出版发展年”。

  可以看到儿童文学界对待数字化并没有生硬的抵抗,而是积极与新媒体融合、互动,以期谋取双赢。各出版社纷纷试水数字出版市场,尝试突破传统出版的套路,寻找自己能够被市场认可的跨媒体出版模式。2011年,接力出版社和法国伽利玛出版社签订“第一次发现iPad版数字版权”合同,开始了已在中国市场上赢得420万册销售成绩的“第一次发现系列”胶片科普图书iPad版读物的开发。2012年,“第一次发现”系列《瓢虫》《森林》iPad版顺利上市,成为该社进军童书数字出版的首批产品。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则与深圳市佰瑞尔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开发数百款iPad产品,将600多本优秀的图画书资源实现数字化,而且还将组建二十一世纪少儿全媒体数字出版基地,依托出版社强大的内容资源,不断开发和延伸产品价值链,实现产业形态的全媒体覆盖。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也开始了转型之路,把建设“中少数字图书馆”提上日程。

  相较于欧美发达国家,我国的童书数字化市场成熟度远远落后,童书数字出版因版权保护、技术标准、平台建设、付费习惯等各方面因素的制约,盈利模式仍不清晰,发展略显迟缓,面临多种发展瓶颈亟需突破。

  无国界出版

  在今年的图书贸易市场上,童书版贸空前活跃,童书业务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各种形式的版贸合作深入展开,我国在国际出版行业中分量渐重,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出版大国。

  今年各大童书出版社纷纷推出新举措,制定立体多样的出版计划和合作形式,整合资源,创新机制,将中外版贸合作推向深入。今年中少总社推出“安徒生金质奖章”获得者、永远的童话外婆林格伦女士的儿童文学全集(14册),堪称大手笔,这种大规模的批量引进,显示出出版社的眼光和实力。除了引进,各出版社也在有步骤地把中国作家的作品介绍出去,我们的版权输出较之以往大幅增长。在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举办的“世界的认可——曹文轩文学作品走向海外”版贸成果会上可以看到,曹文轩的作品被外国出版社购买版权的作品达30种之多,得到世界各国读者的认可和喜爱,已经成为中国儿童文学一个响当当的品牌。

  而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推出的中外出版合作项目更可谓独辟蹊径。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外国顶级出版社牵头,邀请两国最优秀的作家在同一题材、同一体裁之下进行创作,同时约请两国优秀翻译家与插图画家为对方国家作家的作品进行翻译和配图,最后两部作品将被装订成一本完整的图书,分别以两个国家的语言在各自国家出版发行,实现跨语种、跨国界、跨艺术形式的立体演绎。这一项目使中外作家、翻译家、插图画家和顶级出版机构等优质资源得到最佳的整合,同时带动了两国文化的交流与吸收,是一次成功的探索。

  可以看到,通过这些创新和探索,中国的儿童文学正逐渐走出去,扭转贸易逆差,实现文化输出,树立起中国自己的国际品牌。

  微童话

  现代传媒的发展同文学碰撞势必会诞生出新的文学样式。眼下,微博写作已成为一种趋势,而这种新颖的写作方式也浸染到儿童文学界,一种新的文学样式——微童话应运而生。所谓微童话者,乃是以微博为主要传播途径的一种童话文体,篇幅140字以内。微童话一经问世,便显示出它的魅力和热度:传统的儿童文学作家纷纷推出微童话作品,新浪微博推出首届微童话大赛,很多出版社也已经在策划、约稿,准备出版微童话书。虽然儿童文学界对于这种新的形式仍有所争议,但是微童话的概念逐渐被读者所接受却是不争的事实。

  微童话的优势是不言而喻的:短小精悍,传播迅捷,反馈直接,利于推广等等。微童话想象独特,构思奇巧,微中见美,以小见大,以有限的篇幅去激发读者无限的想象,其独特的美感是其他文体无法代替的。而创作和发表的低门槛也吸引了更多的人加入到童话的创作队伍中来,为童话的创作带来新鲜灵感。但也有专家担心微童话会沦为文化的快餐,导致作家的随意和懒惰。微童话字数虽少,但不应成为轻率粗糙的借口。美如诗词名篇,皆以短制取胜。事实上,在短小的篇幅里完成闪转腾挪,起承转合,绝非易事。篇幅上的限制应该能催生出作家更加精妙的构思。微童话与一般童话的区别不应只是字数上的区别,而应该体现出新的文学特质。惟此,微童话才不会昙花一现,而发展成一种成熟的童话文体。

  绘本

  绘本是国际公认最适合幼儿阅读的图书,也是发达国家家庭首选的儿童读物。近年来绘本出版渐成热点,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广泛的普及和迅速的发展。在今年的儿童图书市场上,绘本更是备受各大出版社青睐,成为当代儿童文学出版界和阅读界的新“宠儿”。

  绘本源自英国,大约有140多年的历史。《维尼熊》《彼得兔》《爱丽丝梦游仙境》等被认为是最早的绘本。这种绘画形式的图书原来只是家庭教育的课外读物,后经过发展,逐渐成为一种独立的图书种类。区别于我们以前认可的图画书,绘本有其独特的创作手法和表现技巧,并针对不同的年龄段,有情商启蒙、亲子沟通等教育功能。

  绘本在中国内地起步较晚,2002年几米给内地图书业带来 “几米旋风”, 他的《地下铁》《向左走,向右走》让读者读后心生温暖的同时,也记住并喜欢上这种叫做“绘本”的读物。绘本读物在中国内地从无到有,并逐渐形成本土原创作者及其品牌产品。当下已为读者熟知并喜爱的绘本作者及作品,除台湾的朱德庸、几米之外,主要还有“兔斯基”的作者王卯卯、“刀刀”的作者慕容引刀,以及弯弯、阿桂、徐瀚等。绘本热在中国持续升温。

  在这股绘本热中,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目前中国的市场,仍然以引进欧美和日本的优秀绘本为主,引进绘本和国内原创的比例严重失衡。同世界优秀的绘本比较,国内的原创绘本在故事创意、绘画水平、装帧设计等方面都还存在差距。但大量优秀绘本的引进,为国内的创作者打开了一个可资借鉴和学习的广阔天地,中国并不缺乏优秀的绘画人材和文学创作人材,相信假以时日,会有更多优秀插画家和作家参与绘本创作,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富有中国民族风格特色的优秀绘本。

  动漫

  动漫产业作为21世纪的朝阳产业,已经成为全球文化创意产业新的增长热点。今年中国的动画的产量达到20多万分钟,超过日本,居全世界第一。尽管成绩有目共睹,但对于喜爱动漫的人来说,现在中国的动漫产业依旧不够发达,除“喜羊羊”之外,依旧缺乏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动漫产品,国产动画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与影响远远不及美国、日本,不管是在创意上、在技术上、品牌形象上,还是在市场营销和推广上,我们与国外特别是欧美、日韩这些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

  造成我国动漫产业有量无质、裹足不前的原因有很多:产业链的断裂、动漫人才的匮乏、数字技术的落后等等,如果继续深究下去,动漫同文学的割裂与脱离是其作品质量低下、缺乏创造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每年生产的电视动画片及剧场版动画片,很少有脱胎于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很多动漫往往偏重绘画和技术,却忽视了文学,很多动画片画面唯美、造型时尚,但内容过于单薄老套,缺乏创意。优秀的动漫作品不能缺少优秀的文学基因。打造优秀动漫作品,资金固然重要,但是更需要依靠文学的支撑,从文学中汲取营养。因此加强动漫与文学之间的联系,用动漫的形式阐扬文学的内核,是提高中国动漫艺术质量的有效途径,同时造就一批懂文学的动漫人和懂动漫的文学人,发挥他们在动漫业态中的作用,才会使中国动漫有新的气象和局面。

 

原载:《文艺报》2012年12月24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