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频道介绍 来稿须知 在线投稿 读者留言 联系我们

超越父爱的大爱

刘茵

  近一时期,连续出版了三部作家父亲为重病儿女百般救治的作品:周大新的《安魂》、阎纲的《美丽的夭亡》、汪浙成的《女儿,爸爸要救你》。三部作品,三位父亲,个个感人肺腑,让读者感受到父爱如山。这其中,我觉得最了不起的父亲是汪浙成。我最早接触到他的书稿,读后,由衷地对他说:汪浙成,你是一位伟大的父亲!在我的心目中,他应当被评为感动中国的最美父亲。

  《美丽的夭亡》是阎纲写我们俩的女儿阎荷的,相似的治病经历,使我在读汪浙成这部作品时深感切肤之痛,感慨万端。但汪浙成是幸运的,经过重重苦难,终于以强大的父爱将死神拒之门外,夺回了女儿的青春。我的女儿却同我阴阳两隔。我有时想,女儿即便远在天涯海角,永远不能相见,哪怕能听到她的声音,收到她的短信,不断有个念想,我也知足了。但是,失去了,永不再有,只能期待与女儿时常梦中相逢,喁喁私语。汪浙成是幸福的,此时,女儿就在他的身边,看得见,摸得着,父女偎傍,相依为命,坚强地活着,温馨地生活着,让人羡慕啊!

  幸运降临在汪浙成父女的头上,太不容易了。汪泉患白血病,病情非常严重,治疗费用开支巨大,治疗中险象丛生。好容易起死回生,死神又来敲门,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就这样无休止地循环着。然而,即便失去最后希望的一刻,父亲也绝不放弃,而是孤身赴难,终以大爱的强力、父爱的强光,点燃女儿生命之火,保住了年轻美丽的生命。

  奇迹的出现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父亲救女之心感天动地!白衣天使以及四面八方帮助女儿的好人就是天,就是神!

  《女儿,爸爸要救你》形象生动、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这场生命抢夺战的全过程,充分显示了这部纪实作品的艺术魅力。

  当前纪实文学的文学性欠缺是一个突出的问题。重“报告”和“纪实”,文学含量匮乏,矛盾冲突不惊心,形象不生动,语言不传神,流水账式的刻板叙述,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作为两届全国大奖获得者的知名小说家,汪浙成在艺术表现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在这部作品里,他借鉴小说手法,着眼于人物的个性描写和内心冲突的激化,特别着力于人性的深度描写和思想层面的开掘。在作品结构、语言、细节选择,甚至悬念、伏笔等方面精益求精,在忠实于生活真实的前提下,充分运用了文学特有的叙事方式和抒情方式,语言优雅,描写细腻,个性鲜明,内涵丰富,掩卷长思,令人唏嘘喟叹。试想,把一部纪实作品写得既真实可信,又如小说般美感十足、感人肺腑,多不容易啊,足见作者的良苦用心和艺术功力。

  真实有时比虚构更精彩,原来,他全力救助的女儿竟非亲生!这个真实的情节不仅使作品具有传奇色彩,也使父亲的精神得到提升。为了寻找亲人的骨髓,他不得不把30多年来严守的秘密——女儿的弃婴身世公之于媒体。

  作品中对父亲饱受煎熬的心理描写尤为突出,废寝忘食、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渴望绝望,时时刻刻牵动着读者的心。当女儿病危时,他的心情极为沉重,思绪飞回15年前:妻子气息奄奄、语重心长地嘱托:“要照顾好小泉,不要让这苦命的孩子再受委曲。”此刻,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女儿骨髓移植后排异感染第二次报病危,医生说:继续治疗至少再需100万,而且“轻则倾家荡产,重则人财两空”,反复建议他“放弃”。两难的境地,将汪浙成推到了风口浪尖,将父亲的心理活动推向极致。他想起女儿小时爬阳台,父女二人的命运系在一根绳子上的情景。这个细节在书中出现过4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失而复得的女儿决不能得而复失”,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决不放弃!”除夕夜的公园里,人们早早回家团聚,剩下“我”一个人在凛冽的寒风中绕冰湖踽踽独行直到星星出来。“我”今晚要比往日多走两圈,一圈为自己,再一圈,为女儿!“我”就这样走过了一生中最苦涩的2007年的除夕。

  博大而坚守,执著而温情,不是亲生,胜似亲生,人道精神、人性美,父爱终于被超越,升华为人间大爱。

  还值得称道的,是汪浙成的创作态度。作为一位有着丰富创作经验的作家,汪浙成不自负、不功利、不急于求成。他虚心听取我和脚印编辑突出人性、亲情,突出人物形象的建议,用情用心,下大工夫进行修改,删繁就简,调整结构,深度挖掘,取精用宏,甚至大删大砍,不少章节推倒重来,细心打磨6个月,使作品的面貌大为改观,实现了我们共同的目标:为读者奉献一部上乘之作。

  吴彤医生说得好:这是一部“融真实性、科学性、文学性于一体的好书”。在深深理解生命的痛苦之后,更无比强烈感受到爱的力量和伟大。让我们感恩社会!敬畏天地!(刘  茵)

  (《女儿,爸爸要救你——一个白血病患者求医的生死实录》,汪浙成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

原载:《文艺报》2013年03月27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