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频道介绍 来稿须知 在线投稿 读者留言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儿童文学研究

金波自述:为何写下《婷婷的树》

金波
《婷婷的树》,金波/著,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5年6月第1版,20.00元

    我为儿童写作,就是和儿童同行。这是满怀希望,迎着朝阳的前行,行走在希望的路上。这种前行,胜过抵达。为孩子写作也如此。

    金波:1935年7月生于北京。儿童文学作家、诗人。五十余年来,金波创作了大量多体裁的儿童文学作品,包括长篇童话《乌丢丢的奇遇》《追踪小绿人》,系列童话《会唱歌的小窗口》《想念红叶林》,诗集《让太阳长上翅膀》《常常想起的朋友》,散文集《和树谈心》《春风带我去散步》,以及随笔、评论等等。作品多次荣获国家级图书大奖、专业协会奖和儿童图书奖,多部入选“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以及教育部推荐书目。多篇诗歌、散文、童话、歌词等被选入内地和香港、台湾的语文、音乐教材。1992年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

    一

    当这本小书截稿时,我忽然想到,我是在进入八十岁的时候,开始写这本小说的。从严格意义上讲,这是我的第一本反映现实生活的长篇小说(此前我写过短篇小说和一部“幻想小说”)。到了我这个年龄还能写作,肯定是被看作很幸运的事。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件很平常、很正常的事。如果此刻我不是在思考写作,那就是正在写作。我还能做什么呢?

    有一次,有一个小学生问我:“金波爷爷,您到了这个年龄为什么还能为我们写作呢?”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我回答道:“因为我不会做别的事情。”

    孩子们笑了,以为我是在幽默地谦虚。其实不是。现在,我真的不会做别的什么事情了。

    当我独自坐在那儿时,或者在散步时,甚至在做梦时,我都会想起童年。我不是在怀旧。童年对于我来说,越来越成为一个不解的谜。我记起的每一桩童年往事,我都喜欢重新诠释,重新认识。我会找到新的答案。

    记忆中的童年,可以陪伴我一生,让我安度晚年。

    当然,还有我“眼前的童年”,即现实生活中孩子们的故事我也不会忽视。那些和我亲密无间的孩子们,他们的举手投足,他们的一笑一颦,他们的沉思默想,从他们的喜、怒、哀、乐中,我可以联想到我们自己。我们这些成年人,孩子们的家,孩子们的学校,以及我们和他们所共有的这个世界。有孩子的世界,绝对是一个独特的世界。我就生活在这个“独特的世界”里。

    对于一个老年人来说,童年记忆已经跟随了我们许多许多年。终其一生,童年都不会被丢弃。童年里,有幼稚,有笨拙,有过失,但更有天真,有单纯,有真诚。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就是在不断地发现着童年,发现那被我们忘记、忽视的童年的美好。由此我联想到,儿童文学就是把真正的童年送还给孩子。儿童文学作家最独特之处,就是他本能地、天赋地对童年日久弥新地记忆着、探究着和发现着。他对童年的思考和敬畏,是对一个独特的世界的关注。如果一个孩子像一朵花儿般美丽,那么童年的心灵就是一座花园。我们在孩子们中间,就是在春天里。

    二

    我每天看见那棵树,曾经的一棵小小的还不及我腰间高的小桑树。现在,每当我站到它的树荫里的时候,我便有一种特别的感受,仿佛它的叶子上写满了故事。我的确为这棵小桑树写过一则札记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自从知道邻居小姑娘在养蚕,并且常常为采不到桑叶而焦虑以后,我外出散步的时候,总希望在哪里能发现一棵桑树,为她采回一把桑叶。

    那天,我看见一棵小桑树倒在车辙里。它显然是被车轧倒的。

    车辙不是它的栖身之地。

    我把它连根掘起,移栽到我的园子里。

    这里的土质很差,但小桑树还是顽强地活下来了,而且长得很茁壮。没过几天,它又长出了许多嫩绿的新叶。

    我告诉小姑娘,这是我送给她的小桑树。

    她笑得很甜。她说:“我代表我的蚕,谢谢您!”

    她的目光里流溢着真诚的感激之情。

    我在想,如果想帮助一个人,其实是很容易做到的。

    这篇札记虽然很短,但字里行间蕴满了我的感动。因为那棵小桑树是为蚕活着,那蚕是为长大吐丝活着。孩子学会关注生命了,生活便充实了,有意义了。人有了关注生命的感情,便有了智慧,有了价值,有了幸福感。当一个人渐渐明白了生命原来不只是自己的,也是别人的,生命和生命之间就有了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些并不是我很快就想到的,而是慢慢想到的,甚至是我写这本小书时,一点一点想到的。

    感情很重要。当我为邻居小姑娘婷婷种下这棵小桑树的时候,因为是为婷婷种的,是为婷婷的蚕种的,于是,我就对这棵树有了一份牵挂、一份企望、一份责任,这一切便化作了一种感情。

    感情是写作的动力。动力可以激发思考。带着感情去写,带着思考去写,才有可能写得好一些。

    现在我书中的那些人物都走了,但那棵桑树至今还立在那里。晨光照到它的树梢,新的一天便开始了。生命感召着我,让我时刻想着:向从前的孩子致敬,也向今天的孩子致敬。他们的成长,构成了这充满生命活力的世界。因此才有了许多故事,有了我这本小书。我希望我这本书是关于人与自然的书,是关于生命关怀的书。因为我和孩子们一样,一直把置身大自然看作我们的喜庆日。而生命的相互呵护,又是最让人萦怀系心的感情。从这个角度看,我以为儿童文学应该把反映儿童生命状态作为重要的内容。

    三

    写作,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为儿童写作,让我感受到自己存在的快乐和幸福。写作证明着我生命中这一段段日子的意义。

    人是生活在时间中的。行动与思考构成了全部生活的重要部分。

    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快乐生活,就是发现儿童在成长的生活。关注儿童世界里那些指向更高更远的事物。

    我走进儿童的世界,仿佛和儿童乘着小舟,在时间的长河上发现着两岸的新天地。在孩子面前,我从来都是探究怎样地开始,怎样地发现。希望不止,生命不止。所以儿童文学家在心理年龄上,没有衰老,只有成长。

    我时时在想,儿童文学带给我们什么?是富有吗?是荣誉吗?也许都有。但超越富有和荣誉的是希望。我们在儿童的身上看到了希望,这是永远的快乐。像儿童那样充满了新鲜感和好奇心,这世界才缤纷多彩。儿童让我们在心灵上多了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

    我为儿童写作,就是和儿童同行。这是满怀希望,迎着朝阳的前行,行走在希望的路上。这种前行,胜过抵达。为孩子写作也如此。

    我完成了这本小书,是暂时的搁笔,敬候着读者的指教。

    同时,我期盼着还会有孩子问我:“金波爷爷,您到了这个年龄为什么还能为我们写作呢?”

原载:《 中华读书报 》( 2015年07月29日 16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7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