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频道介绍 来稿须知 在线投稿 读者留言 联系我们

新世纪散文该如何盘点

红孩

  时光荏苒,转眼已进入新世纪15年。在这15年中,世界发生了许多重大问题,中国也发生了许多重大问题,譬如地震、海啸、禽流感、非典、金融危机……这些带有全球性或区域性的问题,多多少少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既然可以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就必然要影响到我们的思维和思想,终将会影响到我们的文学。大的问题咱关注不了,也解决不了,这里我只想就15年以来的散文发展进行一次概括性的盘点,以期引起同行们对散文的进一步梳理与探讨。
  第一,新世纪十余年散文创作整体趋于平缓,没有出现大的风潮。不像上世纪末出现了以余秋雨为代表的文化散文热和以张中行、季羡林为代表的学院散文热。前几年,有一种散文热,即官员散文热,但终因没有重要的领军人物而徘徊不前。
  第二,随着网络的普及,很多人在网上开通博客,发表了大量的文章。这些文章从广义说,都可以称作散文。但水平良莠不齐,有相当多的文章跟我们传统的散文还不大一样,因此,我们还不能把其称为散文。
  第三,传统与创新依然是散文创作的两大堡垒。坚持传统观念的依然誓死捍卫,呼唤创新的依然在不懈追求,双方好像没有中间过度。
  第四,散文各种评奖,各种会议,各种论坛,各种民间刊物,各种网站、各种博客层出不穷,这些无疑构成散文万花筒般的景象。
  第五,散文阵地在萎缩中得到发展。我们注意到,在世纪初,有的散文刊物或报纸副刊逐渐退出市场,但随着时间流逝,散文逐步升温,当下发表散文、随笔的刊物越来越多。报纸副刊也具有领衔之风,为推动散文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第六,进入新世纪以来,文学选本层出不穷。散文选本在全国有六七种之多,原因有三:一是市场需要;二是选家角度不同;三是选家缺少权威性。主要的问题是,所选的作家作品圈子现象严重,一味追求名家,不唯质量。最为突出的是,为赶图书订货会,其选稿时间在每年的10月就告结束。难道后三个月就没好散文?
  第七,当代作家的自我意识日益强烈。当代作家非常在乎自己,考虑问题非常实际。即推荐谁,投谁的票,要看这个人对我怎样,要多少帮助。
  第八,当代作家,尤其是散文作家,缺乏对现实生活的关注。也许是散文文体有其自身的局限。我们发现,在大量的散文中,题材大多过于陈旧,即使语言再好,手法再新,也没什么新鲜感。我历来主张,好作品是等来的,要看缘分,如果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冥思苦想,闭门造车,是很难写出经典作品的。文学创作是需要感性的,从情感出发,以理性收束。一味把散文当论文来写,会失去散文的艺术魅力。
  第九,散文理论建设比上世纪九十年代前要相对好些。但真正有真知灼见的散文批评家在全国很有限。而有些学院派评论,因为本身缺少创作实践,对散文一知半解,所写的文章大都晦涩难懂,处处堆砌新名词。我以为,好的文艺评论要像毛泽东同志那样,写出的文章通俗易懂,观点鲜明,还要高屋建瓴。
  第十,近15年散文作者出书比任何时期都多,比小说、诗歌、报告文学作者要多几倍几十倍。如何看散文作者出书?倘若仅仅只是散文作者给自己的一个交代和纪念,无可厚非。而要流通图书市场,希图获得更多读者的共鸣,那就要看书自己的命运了。
原载:《文艺报》2015年07月30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7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