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频道介绍 来稿须知 在线投稿 读者留言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Topic:话题

开启一个性别思考——戴锦华谈《阁楼上的疯女人》

颜悦
《阁楼上的疯女人》 [美]桑德拉·吉尔伯特 苏珊·古芭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在谈及女性、女性写作时,《阁楼上的疯女人》是一部绕不过去的经典文学批评著作。这本书是世纪文景“西方现代批评经典译丛”最新作品,被誉为20世纪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圣经》。本书作者桑德拉·吉尔伯特、苏珊·古芭,是当代美国女权主义文学批评创始人之一,堪称“学术界的疯女人”。她们长期合作,撰写了多部女权主义批评论著。在《阁楼上的疯女人》中,她们认为,在每个温顺善良的女人背后,都或多或少拖着一个癫狂的影子。

    “这次拿到中文版的时候,有一点惊讶,它是放到西方文学批评经典理论著作的序列当中出版的,前面有声名赫赫的李欧梵、刘象愚教授的总序,我第一次感受到女性主义的文学已经具有如此庄严、如此重要的位置。”在近日一场文化讲座中,身为嘉宾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如此评价。戴锦华谈道:“这本书是女性主义文学理论的奠基作品,是以19世纪作为断代的女性主义文学史的第一部巨著”。她认为,当我们今天重读这本书,回顾35年前的历史时,我们会发现,“当年非常没有资历的两位女教授,在英文系撰写了这样的著作,今天这本书已经成为经典,这本身就是一个历史的痕迹。”

    戴锦华坦言,“这本书会开启一个性别思考”,这本著作当中所有的女诗人、女作家,原本就是英国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家。戴锦华认为:“本书作者只是对英国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家做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阐释,经由她们的阐释,这些女作家的女性身份凸显出来了。不是说这些作家是女的,所以她们写的就是女性文学,而是通过研究分析,在女作家的作品中寻找到了一种与男性作家不同的、而女性作家共同的一些叙述的特征,一些情感的特征,并在分析当中发现了历史的、社会的、压迫性的和反抗性的东西。”

    在这部著作中,作者重读了19世纪著名女作家如简·奥斯汀、玛丽·雪莱、勃朗特姐妹、艾米莉·狄金森等人的作品,打破了民族、地域与时间等多方面限制的疆界,将19世纪的英美女性文学视为一个整体进行了综合研究。戴锦华谈道:“35年前还没有人去讨论《简·爱》是不是一部女性主义著作,严肃的说法是,《简·爱》是欧洲文学史上第一部现代主义小说,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奠基作。《简·爱》的作者是一个穷牧师的女儿,一辈子没有得到过真实的爱情。她写的这样一部著作,毫无疑问是女性的梦想,是女性的白日梦,在这个梦想当中她传递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追求、反抗和极端大胆的冒犯。她说:“所以,在这个故事当中,阁楼上的疯女人(柏莎)不仅是简·爱的重影,简·爱和罗切斯特是互为镜像。他们共同向我们传递出了一种19世纪英国资本主义及其资产阶级的昂扬向上的战斗精神。他们是精神上的兄妹,他们是精神上的共同者,但是他们同样是在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性别极端歧视的结构之下的一对男女,而且是一对主仆。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那个时代的一个反抗的、独立的、智慧的女性,她怎么去表达她的愤怒,她的绝望,她的疯狂?在故事中她成了另外一个角色,就是阁楼上的疯女人。”

原载:《光明日报》( 2015年07月21日 10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1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