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缅怀师者风范 传承学术精神
2019-11-08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11月8日总第501期 作者:倪月菊
分享到: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我国外国经济史学科的主要奠基者樊亢先生因病于9月23日在北京去世。樊亢先生去世后,习近平总书记办公室、中共中央组织部分别表达了悼念和对家属的慰问。为深切缅怀樊亢先生在学术上的卓越贡献,追忆她高尚的人格魅力,10月2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在京隆重举行樊亢先生追思会。会议由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党委书记赵芮主持,所长张宇燕致辞,副所长姚枝仲、樊亢先生之子安强以及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师范大学等单位的20多名门生故旧及与樊亢先生多年共事的专家学者参加追思会。

  张宇燕在致辞中回顾了樊亢先生的人生历程和学术贡献。樊亢先生1924年5月出生,1946年毕业于西北大学英语系,同年9月参加革命工作。1948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至1959年在苏联莫斯科大学经济系进修结业。1980年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领导建立世界经济史研究室并任研究室主任。张宇燕表示,樊亢先生创建了外国经济史学科,对中国世界经济史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樊亢先生一生著作等身,她和宋则行先生1965年共同主编的《外国经济史》是中国外国经济史学科的奠基之作,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外国经济史学人和研究者。《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简史》(合著)、 《资本主义兴衰史》(主编)和《世界经济史》(共同主编)三部著作均数次再版,反映了樊亢先生卓越的学术贡献及影响力。

  安强用“重情重义、勇于进取、敬业认真、螺丝钉精神、待人真诚、爱憎分明、唯物主义”概括了母亲不平凡的一生。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贺力平是樊亢先生的开门弟子,他深情追忆了与樊亢先生30多年的师生情。他说,樊亢先生不仅是令人敬仰的学术典范,对年轻人的提携和包容更加令人感怀。正是樊亢先生的鼓励和鞭策,培养和造就了诸多世界经济史研究的后备力量。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回顾了曾在樊亢先生研究团队工作的点点滴滴。他说,樊亢先生是对其人生影响最大的恩师,并用“学术大师”“杰出的学术领头人”和“乐于助人的长者”概括了对先生的印象。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所长谷源洋高度评价了樊亢先生对世界经济史研究所作的贡献,希望全所同事向樊亢先生学习,把先生开创的事业和学风传承下去。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叶灼新表示,樊亢先生的研究成果数量多、质量高,在学术界影响很大。大家应该学习樊亢先生的“无私奉献精神”“严谨的治学态度”“实事求是精神”和“真诚待人的作风”。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副所长罗肇鸿研究员盛赞樊亢先生不为名利、把全部身心投入到世界经济史研究与学科建设中的高尚品格,称“她高贵的人格魅力将让大家永远怀念”。

  外国经济史学会会长、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李毅细数了樊亢先生对外国经济史学会及学科的建立和发展作出的杰出贡献。她说,外国经济史学会的创建是经济史学界的重要事件,外国经济史学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无不凝结着首任副会长樊亢先生的心血,反映着先生的远见卓识与开创性工作,她也因此得到了中国经济史学界一致的尊敬和爱戴。

  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副所长徐更生回顾了樊亢先生对其研究的巨大帮助。他说,樊亢先生的甘为人梯、乐于助人的高尚品格深深影响着他,他在美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取得的成绩离不开樊亢先生的教导和鼓励,他永远感谢她、怀念她。

  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路爱国从1981年起就在樊亢先生的研究团队中工作,虽然其后因多次长期出国,未能与先生朝夕相处,但樊亢先生一直如同家长一般,通过多种方式关心她的研究和生活。她感慨地说,樊亢先生的一生是值得人学习、尊敬和怀念的一生,她称得上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张宇燕在总结中指出,樊亢先生是老一代学者的典范代表,她的学术敏感性、前瞻性以及认真扎实的学术风格,值得我们永远学习。我们在表达对前辈深切怀念的同时,更应该继承前辈的精神,把研究所办得更好。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副所长武力,辽宁大学教授韩毅,中国经济史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魏明孔,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老干部支部的李红权分别以书面方式表达了对樊亢先生的怀念之情,赞誉樊亢先生学术上的杰出贡献,以及她为中国外国经济史学科的发展奠定的坚实基础。

  (倪月菊)

责任编辑:张月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