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艺术创作的具象观瞻与人文情怀——听范迪安讲座有感
2019-12-27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12月27日总第508期 作者:夏懿
分享到:

  11月26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部学术报告厅座无虚席,这是科研局举办的人文艺术讲坛第一讲,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先生受邀作“坚定文化自信 彰显时代精神:新时代中国美术的发展特征”讲座。范迪安先生在讲座中谈到的对艺术和艺术创作的情感,让我再一次感受到艺术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艺术创作推显着新时代的波澜壮阔。

  范迪安先生洋洋洒洒、珠落玉盘的演讲充分体现了艺术的魅力,特别是美术在当代社会的意义。美术的价值,不仅在于写实写意,更在于其源于生活的酸甜苦辣滋味。美术重在描绘一种意境。古人常说“诗画不分家”,诗是有声画而画是无声诗,细细想来的确如此。当我们品读“粉淡梨花瘦”“落日牛羊下”这样的诗句时,曾经映入眼帘的或者出于想象的画面由浅及深地浮现;当我们品鉴《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等古代经典画作,或是赏味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等近代名作时,我们会在某个节点和作者胸臆贯通,作者画作的布局、意象的组合一部分在我们意料之中,一部分在我们意料之外,展示着诗兴的流淌和诗意的栖居。

  任何艺术创作都离不开特定的时代背景,都在铺陈着时代叙事、展现着时代生活,同时也传递着时代精神。一幅好的美术作品总是在回答时代的叩问,回应时代抛出的命题。艺术不是一座孤岛,它是对生活的改善与营造,任何艺术家都不能就艺术谈艺术,而是要把艺术和政治、经济、科技、外交等学科领域互相交融。艺术家总是怀着英雄主义勇往直前,但真正的英雄主义是直面生活的,好的艺术家是在普罗大众的生活中建造了一方天堂。以雄安画作群为例,目前中国美术界已经展出一批反映雄安建设的画作,未来将组织画家长期跟进描绘雄安发展,用画笔展现雄安崛起的宏大过程,这将成为中国美术史上的不朽叙事。

  艺术创作离不开对人的塑造。美术作品中有对人物的直接塑造,有隐藏人物的环境塑造,而这些最终都指向对人民审美能力和精神境界的塑造。中国的美术发展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转向,更加关注和聚焦底层人民,这是一个向好的转折,使得艺术具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以罗中立的《父亲》为例,作者选取了大巴山的一位农民作为模特,勾画了他脸上的皱纹和手中的饭碗,描绘了中国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正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农民形象,却带给观者极大的心灵震撼,也在新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艺术以人民为中心,就会获得人民的最高褒奖。

  艺术的价值在于情感的激发和正能量的传递。以《高铁进山啦》为例,整个画面分为前中后三层,背景是层峦叠嶂的高山,中间是一辆运行中的高铁,最前方是几个滚着铁圈奔跑的少年,作品用孩子和高铁赛跑的形式展现当代科技给人们带来的幸福生活。雕塑《快递!快递!》展示的是倚靠在包裹旁休息的快递小哥,背景中一个个沉重的包裹让人们感受到快递小哥所承受的生活重压,也让人们深切感受到每一位劳动者都值得尊重。

  艺术创作并不是艺术家的专利,每个人都可以尝试创作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若想在创作之路上马力十足,需要创作者不断地保持好奇、保持自我、保持精进。保持好奇才能对生活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保持自我才能在百花齐放的艺术生态中找准风格,保持精进才能延长艺术的生命力、提高作品的艺术品质。此外,正如范迪安先生在讲座中提到的那样,艺术创作者应具有“大爱之心”和“大美之艺”。这种情怀是作品恒久性的基石,只有蕴含着作者高尚品格的作品才能流芳百世。具象观瞻身千里,人文情怀美自成。在高擎“后现代主义”和“后后现代主义”的裂变时代,新的艺术形式不断产生,但艺术创作的本质要求不会变,每一位艺术工作者都应以创造出无愧于伟大人民、无愧于伟大民族、无愧于伟大时代的精品为己任。

责任编辑: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