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2019世界史研究高峰论坛召开
2019-11-01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11月1日总第500期
分享到:

  本报讯 适逢世界历史研究所成立55周年之际,由中国历史研究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主办、以“人类命运共同体视域下的世界历史研究”为主题的“2019世界史研究高峰论坛”,于10月19—20日在京召开。与会专家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视域下如何推动世界历史研究的发展、如何构建世界史学科“三大体系”等重要命题,各抒己见,切磋学术,建言献策。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武寅与中国历史研究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汪朝光先后致辞。论坛由中国历史研究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党委书记罗文东主持,中国历史研究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所长饶望京出席会议。

  为办好此次论坛、构建世界史学科“三大体系”,武寅提出了富有启示意义的意见。她表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是一朝一夕所致,而是多年以来世界历史发展演变的结果,探讨这一过程发展的轨迹,从根源上破解时代难题,正是世界史研究的题中应有之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更不是凭空想象,以人类命运演变为主导的世界史研究无异于抓住了历史演变的“牛鼻子”。她进一步强调,中国的世界史研究虽然正遭遇50年未有之国际学术挑战,但也处于“构建学科体系、产生思想理论”的活跃期。“人类命运共同体”视角比国外学术界所推崇的文明视角、经济视角等站位更高,更具整体性、全局性、科学性、根本性,不仅是构建中国特色世界史研究强有力的思想理论基础,而且是中国构建全球史、整体史的最佳研究视角。中国的世界史研究不能停留在叙事层面,而要对历史深层挖掘;要敢于提出问题、解答问题,特别是人类命运发展史上具有普遍性、典型性意义的问题,从中寻找人类历史发展规律,总结正反两方面经验,得出科学结论。武寅对中国的世界史研究提出了殷切希望,得到与会学者的热烈呼应。

  汪朝光首先介绍了举办此次论坛的初衷,表示希望以世界历史研究所为平台、凝聚世界史学术共同体的中坚力量和集体智慧,共同推动世界史研究的发展。他提出,应该把中国历史发展放在世界视野中来观察,同时在世界历史研究中也应该有中国视角。世界史研究的专家学者在面对大好机遇和国际学术挑战时,应该拥有“一览众山小”、奋发进取的豪情壮志。

  此次论坛分为七场发言,与会专家围绕七个各具特点又相互融通的议题,展开了严谨而深入的探讨。在全球史与整体史的框架内,既有对传统课题的深耕细作,又有对崭新课题的准确把握,充分展现了中国世界史研究的前沿动态和成果,体现了中国世界史学者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关怀。

  第一场发言以“如何构建世界史学科‘三大体系’”为议题。在世界史领域颇具成就的三位前辈学者积极建言献策,表现出高度的学术素养和广阔的历史视野。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陈之骅先生非常赞同并拥护习近平总书记“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指示。他认为,构建“三大体系”需要夯实根基,认真扎实地努力,并建议进行宏观视野下的大课题、集体课题、有分量的课题研究,避免缺乏整体历史观的碎片化研究。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陈启能强调,认清形势,立足现实,解放思想,勇于担当,关注人才培养,帮助年轻人更快成长,培养人才就是对世界史研究的重大贡献。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汤重南从自身经历的世界史学科发展历程出发,提出了“清醒、精准评估我国世界史研究现状”“在世界史研究中总结、继承、坚持优秀史学传统”“充分认识话语体系的重要性、必要性”“运用高科技手段扩大、普及世界史成果”等切实的建议。

  第二场发言以“世界史研究70年”为议题。各位学者紧密结合各自的研究方向,系统梳理了70年来世界史不同领域的发展。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易建平的发言主题为“科研话语共同体与中国世界史研究的走向”,提出突破传统藩篱,强调研究必须要有科学基础、有科学研究的态度与方法,学术共同体的根基就是“科学程序与科学规则”。北京大学教授黄春高分析了世界史编写中微观与宏观、个体与群体的对立与统一,总结出处理好这两对关系的重要性:既不割裂历史本身,又能体现群体能动性,宏观世界史的话语体系对于世界史的指导才不至于成为一句空话。南京大学教授陈晓律建议加强对普通法、民主、宗教等问题的研究,切实加强我们的话语权。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徐蓝对新中国70年的世界史研究作了细致回顾与理性展望,在肯定成就的同时,指出仍然存在的不足:偏重实证研究,对提高理论素养和改进研究方法的重视不够;偏重微观研究,对宏观思辨着力不够;偏重发达国家研究,对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研究严重不足。

  第三场发言主要探讨欧美国家的历史与史学。郑州大学副校长张倩红详细介绍了区域国别研究的美国范式以及所引发的争议。浙江大学教授张扬则历史地反思了美国区域研究的兴起历程,与张倩红教授的发言互为补充,较为完整地呈现出美国区域国别研究的基本态势。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孟庆龙参照国际关系史研究框架,以美国档案资料为基础探寻美国崛起进程中对华政策之利益考量,挖掘出中美日英力量此消彼长的历史动因。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崔丕结合美日返还琉球群岛政权的进程、特点与影响,指出其对现实问题的参考借鉴意义。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高国荣追溯了1894—1933年水土保持在美国的起源。天津师范大学教授张乃和鉴于国际学术界在英国公司制度起源上的“进化派”与“继受派”之争,以唯物史观为指导,科学解释了近代英国公司内容与外在形式之间辩证运动的结果就是现代股份公司。

  第四场发言以中东、非洲史研究为议题。中国非洲史学会会长、北京大学教授李安山从国际非洲研究历史与现状、中国四代非洲研究者与国际参与、中国非洲研究的新趋势三方面,归纳了国际学术视域中的中国非洲史研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沐涛在肯定中国70年非洲史研究成绩的同时,指出仍存在体量小、成果少、缺乏后备人才、基础研究薄弱四大问题。西北大学教授韩志斌将部落纳入中东区域与国别研究中,对部落的起源、类型等进行了缜密考证。天津师范大学教授哈全安在比较文明视角下对欧洲与中东进行同源性与异质化的历史衡量。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徐再荣以环境问题为切入点,阐释了环境问题的全球化进程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密切联系,呼吁对环境问题进行高度重视。清华大学教授梅雪芹以生态生产力标准为视角,探讨了环境史研究与历史评价尺度的转换与创新。

  第五场发言以世界史中的国际关系研究为议题。吉林大学教授刘德斌认为,重新阐释非西方世界的历史经验、重新解读“什么是中国和中国历史同世界历史的关系”,对于构建新时代国际关系理论具有重要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武汉大学教授韩永利深刻分析了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的世界视野及实践,以及其中所包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陈奉林总结出创立东方外交史学科的动因及其在编纂实践中的经验,试图从外交史角度寻找东方国家发展的历史文化根源。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晓菊在谈及对新时代俄罗斯历史研究的几点思考中,重点分析了西伯利亚史研究的历程与发展趋势。

  第六场发言以古代史研究为议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杨共乐突破传统,得出了“《古代希腊史》只是近代学者笔下的存在”的看法。清华大学教授张绪山以丰富、翔实的史料,从“希腊女人国传说特征”“在波斯—阿拉伯世界与欧洲人所到之处的女人国传说”,揭示出女人国传说的历史本相是各文明圈内族众与边缘区族群社会交流互动的产物。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郭小凌对西方史学史上的特殊人物波利比乌斯进行专门研究,认为他是古代对史学深入思考并将研究题目置于更广泛联系中的第一位西方思想家。上海大学教授郭丹彤论述了古埃及市场经济活动的动因与状况,认为古埃及市场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市场经济与官僚体系紧密联系,创造出了一个运转顺畅的经济管理体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侯树栋概述了中古世界多样性统一的历史,提出新时代对封建社会进行深层次研究的必要性。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孟广林从唯物史观出发,探讨了西欧封建政治史研究的视角与路径,对封建社会予以学理剖析与规律总结。

  第七场发言以全球治理与学科创新为议题。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梁占军以扎实的数据,分析呈现了世界史学科的现状与不足,指出世界史学科创新势在必行。南开大学教授陈志强认为,世界史学科发展的突破点在于突破思想观念限制、体制限制、进人标准的“一刀切”,千方百计扩大世界史学科规模。南开大学教授赵学功对冷战起源责任进行再探讨,认为冷战起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美国的政策和作用始终居于主导地位,是美苏双方关系发展的合乎逻辑的结果。

  与会学者还对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各自属性、微观研究与碎片化研究的界限等进行了讨论。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十多所高校、科研机构的40余位专家出席会议并发言。

  (邢媛媛

责任编辑:常畅